设置

关灯


和亲5 甜甜肉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不舒服朕就停下,嗯?”

    小姑娘躺在床上,紧张的捏住枕头,长街轻颤,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男人倾身,吻住她,舔舐她的唇瓣,撬开贝齿,缠绕着香软的小舌,发出黏腻的水声。

    他的手往下,拨开她的衣服,贴上她滑腻的肌肤,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好软,好滑,简直抓不住。

    肚兜失去支撑,散落在一旁,露出两团白软的奶子。

    顶端的红缨颤颤巍巍的晃动着。

    他的唇离开了她的,低头看着这片美景。

    她看上去小,实则身材很好,胸前的两团,他一只手几乎都握不住。

    他伸手捏住其中一团,长指按着,揉着,指尖轻刮顶端,惹的美人一声娇吟。

    他眼尾泛红,低头咬住另外一边,大口吞咽,用舌尖、牙齿刮动硬起来的小果子,吃的砸砸作响。

    “啊——”

    她的手放在他的后脑勺上,无力的按了按。

    他整张脸埋在她的胸前,舔、吞,他的腿强硬的插入她的两腿之间,膝盖隔着亵裤磨着她柔软的腿心,不时擦过最上面冒出来那一点突出来的豆豆,还故意的挤压,将她玩的几乎失控。

    她绷直了脚背,腰腹又酸又软,眼尾坠着晶莹的水珠,不住的摇头,“不要了,不要了……”

    快感达到了一个顶峰,她下身涌出水流,她猛的一颤,浑身无力的躺着,身体里的余韵让她还在微微颤抖。

    男人低喘,在她脖颈间吸吮,留下印子。

    “这么敏感?”

    ——“这么敏感,天生就是荡妇,要给男人干的。”

    郭君烟的瞳孔猛的一缩,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这个颤抖,显然不是因为高潮的余韵,而是恐惧。

    见她这样,皇帝什么情欲都没了,连忙给她把衣服穿上,手忙脚乱的把人抱进怀里,轻哄着,“不舒服我们不做了,不做了。”

    “乖烟烟,不哭了。”

    有人安慰,她的情绪更加失控,抱着他一抽一抽的哭了起来。

    “我害怕……”

    “我好痛……好难受……”

    “哪里痛?”男人握着她的手,亲了亲,“哪里难受?烟烟?”

    “不怕不怕,我不动你了,嗯?”

    尊称都忘了。

    小姑娘哭了很久,才停下来,似乎有些累了,脸埋进他怀里,声音带着哽咽,“对不起。”

    年轻皇帝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揉成了一团,又酸又疼,“乖,睡吧。”

    她真的太累了,高潮过后又大哭了一场,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男人看着她的睡颜,眉头拧紧。

    从反馈回来的调查中,她过去十几年都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她为什么对床榻之事恐惧至此呢?

    第二日,皇帝如同往常一样到她宫里,却发现他的小昭仪闷闷不乐,比起往日还更甚了。

    于是把人拉入怀中,下巴靠在她的脖颈之间,“怎么了,不开心?”

    郭君烟握住他的手,“抱歉,陛下。”

    昨晚定是让他不愉快了。

    “为何说抱歉?”皇帝拉着她的小手,“朕的昭仪做错什么了?”

    “朕的昭仪”几个字成功让她脸红。

    “……让陛下不爽利了。”

    他把她抱到书案前,握着她的手,拿起笔,在纸上落下一笔一划,最后成三个字。

    他咬着她的耳垂,往她耳朵上吹了吹气,“念给朕听。”

    “施……玉寒。”她念完后,才想起月咏国的皇室是姓施,“这是……”

    他奖励般的在她脖颈间亲了一口,“对,是朕的名字。”

    “烟烟,朕的乖烟烟。”他在她脖颈间蹭来蹭去,气息有些不稳。

    衣领被他拨开,他隔着肚兜轻吻那凸起,用牙齿和舌头逗弄它。

    “啊——陛下……现在是白天……唔……”

    施玉寒狠狠地吸了一口,“白天……朕才能把朕的小昭仪看的清楚些。”

    他伸手解开她的肚兜,随手丢到一边,毫无阻挡的亲吻她的胸前,另一只手捏着滑腻柔软的一团,几乎要控制不住力道,手指都恨不得能掐进去。

    “疼……”

    听见她喊疼,他才轻了些,安抚般的亲了亲上面留下的红色指痕。

    另一只手解开她亵裤,钻了进去,穿过丛林,到达小溪潺潺之处。

    满手滑腻,他寻着冒出来的嫩豆按了按,中指找到那在吐水的小口,慢慢没了进去。

    郭君烟睁大了眼睛,轻轻的啊了一声,“胀……”

    “才一根……烟烟。”男人一戳进去,就感觉到里面温热,周围的软肉全都挤了上来,压着他的手指。

    他喘了喘,狠狠地吞着她的乳肉,手指才在紧热的甬道里抠弄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