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和亲6 肉鸭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东进国的老皇帝驾崩了,太子继位。

    新国君携着礼,到月咏国拜见月咏国皇帝施玉寒。

    舞女腰肢扭动,红绸飘落,丝竹之声萦绕在大殿之上。

    月咏国的皇帝坐在最上方,旁边坐着个小美人,小美人着贵妃正装,庄重又不失妩媚。

    不少大臣瞅见皇帝身旁那位新晋的贵妃,不约而同的心想,怪不得皇上一连几个月都留在这位娘娘的宫里。

    着实是个美人。

    美人安静的落座,乖巧的给皇帝斟酒,备菜。

    皇帝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停下,“自己吃些。”

    她今晚似乎太过紧张了,非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握着酒壶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桌下,大掌握住她的小手。

    东进国的新国君就坐在下方,似乎专注的看着歌舞,一杯又一杯的酒往嘴里倒。

    只有郭君烟能感觉到,那从下方投来,似有若无的,强烈的,让她作呕的目光。

    没错,上辈子把她当做禁脔一般囚禁起来玩弄的,就是她同父异母大哥,太子。

    曾经太子对她也很好,宫里上下无不夸他斯文有礼,温和宽厚,父皇也因此放心的将社稷交给他。

    可谁曾想,那么多年来,都不过是他的伪装。

    一登位,他便露出真面目,迫害兄弟,囚禁了她……

    “不舒服就早些回去?”

    “臣妾告退。”

    天幕暗沉,几点星光闪烁。

    郭君烟在御花园里漫无目的的逛着,青逸安静的跟在她身后。

    “娘娘,秋风凉,早点回去吧。”

    “本宫再走走。”

    冷风吹在她脸上,她才能清醒一些,确定她已经远离了那些痛苦和噩梦。

    “奴婢去给您拿件大耄。”

    忽然,她被人从后面抱住,冰冷的,宛若毒蛇吐信一样的呼吸在她耳际喷洒。

    “皇妹,在这边过的可好?”

    熟悉的声音,轻佻的语调。

    “你怎么……就逃了呢?皇妹,可是寡人的。”

    郭君烟如坠冰窖,浑身不住的颤抖。

    冰冷的指尖抚上她的下颚,像是毒蛇在缠绕。

    砰——

    抱着她的人被打倒在地,她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脑中一片嗡嗡响声。

    皇帝双眼冒火,在东进国新君的心口又狠狠踹了一脚。

    他吐出一口血来,还看着郭君烟笑了出来。

    “来人,拖下去。”

    不过一个小国的国君罢了,打死了又何妨?反正他还有许多兄弟。

    施玉寒这才把美人打横抱起来,朝着宫殿的方向走去。

    美人安静的任他抱着,身上还在发抖,嘴唇都被她自己咬出血珠了,她还一无所知。

    皇帝又心疼又恼怒,大步走入内殿,把她放在床上,握着她的手,用手指撬开她的贝齿,“烟烟,看看朕。”

    他揽她入怀,“乖,朕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

    “皇……皇上……”

    他亲亲她的脸,“朕在。”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小脸埋进他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施玉寒以为她已经缓过来了,却又听见她低声抽泣,喃喃道,“我好脏……不干净……好恶心……”

    他亲吻她的侧脸、下颚、脖颈,满含柔情,“不脏,每一处都是香的。”

    “我们来做点别的。”

    他把她放倒在床上,一层层褪去她的衣物,直到她浑身赤裸。

    他轻吻那立起来的粉色蓓蕾,用舌头轻舔,另一边用手揉着,指尖按压,扯起,掌心揉着其他柔软的地方。

    “这里是香的,软的。”

    他另一只手在下面,指尖从缝隙中插进去,揉着上面还没凸出来的小点。

    身下的美人嘤咛了一声,还带着哭声。

    “……呜……难受……”

    “乖,插插就不难受了,给你吃。”

    两根手指没入湿热柔软的缝隙,抽送了起来,激起一阵水声。

    湿黏的液体大片大片的往外落,黏在她白嫩的大腿内侧,沾湿了他的手掌。

    柔软的小口一张一合,仿佛在吞吐他的手指。

    “呜呜……不……不行了……”

    美人绷直了脚尖,感到一阵酥麻从全身传开,小腹往下坠,喷出大量清液。

    她微微颤抖,胸前立起来的红缨颤颤巍巍的,上面还有晶莹的液体,白软被他用手指捏成各种形状,软的他恨不得吞进去。

    他感受到她的爽利,忽的停下动作,把她的腿架在肩膀上,低头看着那小口不断的往外吐水,里面粉嫩的肉若隐若现。

    喉结上下滚动,黑眸愈来愈深沉。

    明黄色的衣服落地。

    粗硬的长东西在冒着热气的小口处轻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