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伦4亲近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石家老二伤了后,据说脾气很是不好,经常在院里摔东西,动不动就辱骂他夫人,甚至还动手了,他夫人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出来的,一气之下带着人就回了娘家,她娘家的几个兄长还过来差点又将他打一顿。?至于祁碧筝,遇上他的时候他也想出气来着,被缪云姐妹俩挡了回去。?石二夫人因为儿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心气不顺,也总是找他们的麻烦,不过真正被下绊子的还是石荻羽,因为祁碧筝这儿有缪云,所有坑都带她避过去了——至于石荻羽,那就不归她管了,她自顾不暇,哪儿顾得上他。?祁碧筝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心有不安,到后来每天都过得很顺心,也就渐渐的不去想未来的麻烦事儿了。若石荻清要什么代价,便来取好了。?“四少爷对您还是上了心的,近来的安生日子多亏了缪云缪琦。”绿清对近来石荻羽和祁碧筝的关系看在眼里,有心为石荻羽说话。?祁碧筝顿了顿,嗯了一声,心想她们俩才不是石荻羽找来的呢。?石荻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上人在石家老二那儿吃了亏,也没见他去帮忙,反而总是往她这儿晃悠,每次都一副既愧疚又踌躇的神情,让人一头雾水。?到了晚上,又是一大家子一起吃饭。?哪怕隔着屏风,祁碧筝都感觉到石家老二那灼人的目光,似乎是因为他夫人回娘家了,于是把愤怒转移到她身上了。?祁碧筝默默看了眼身后的缪云,安心的垂头吃饭。?“四嫂嫂看着好了许多,脸上的肉也长回来了。”说话的是坐在祁碧筝身旁的叁房的长女石梓词,是石家少数几个对祁碧筝很友好的。?石梓词看着祁碧筝吃东西腮帮子鼓啊鼓的,就觉着这位小嫂子实在是可爱,忍不住为她夹了几筷子的菜,“嫂嫂多吃点。”?祁碧筝抬眸,大眼睛眨了两下,“谢谢。”?吃完散场后,石荻羽第一时间走到祁碧筝身旁,隔开了她和石家老二,隐隐做出保护的姿态。?祁碧筝没注意到,往那边瞟了一眼。?这几日都没见到石荻清呢……?在院门口,石荻羽犹豫着劝道,“阿筝,近日能不出院子就别出院子了。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祁碧筝嗯了一声当做回应,抬步进了自己院子。?明明是他的错,为什么要限制她的自由?这个世道就是如此不公。?刚进屋,发觉屋里一片漆黑,心中疑惑,正想叫人进来点灯,却被人捂住了嘴,男人的体温从她背后传来。?祁碧筝心头猛地一跳,差点跳起来,就在她以为是石家老二时,耳边一阵热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是我,别叫。”?她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男人得到她的回应,才松开手,转而从身后抱住她的腰,头埋进她的脖颈中,呼了两口热气,“喝太多了有点难受,过来坐坐。”?不算梦里的,她这是头一次跟男人如此平和的接近,浑身上下都不适应,但想着这人是石荻清,她还欠了他许多,便忍住了不适。?外面没有动静,应当是缪云缪琦将人稳住了。?“那、那你去窗边的软塌躺会儿。”她也不敢问他为什么喝多了不去自己院子里喝点解酒汤。?怀里的姑娘,他肖想了许多日——还有许多夜,如想象中的一般,又香又软,明明害怕却强装镇定,清甜的声音都带了颤意,却让他更觉可心,被醉意朦胧的大脑完全不想放开她。?薄唇轻触她柔软的肌肤,“我们一起。”?说完,他将她抱了起来,借着从窗户漏进来的几丝月光,走到窗边的软塌上坐下,把她放在自己怀中,让她与他面对面,伸手抬起她的下颚,双眸如鹰隼一般盯住她的唇,“我可以亲你吗?”?醉了酒的男人格外直接,他俊毅的面容一半没在阴暗之中,一半染上浅银月光,目光专注而有攻击性,祁碧筝不知怎的,心跳越来越快。?“嗯——那就当你默认了。”石荻清按着她的后脑勺,低头便攫住了她的唇,先是唇瓣摩挲,没有察觉到她的反抗后,吮吸舔咬她的唇,又从唇缝伸进去,卷起她的香舌,用粗粝的舌苔去磨她的,直将怀里人儿吻的浑身发软,略略发颤,从喉间溢出娇娇的声音。?由他摆弄的、十分合心意的小姑娘,让他有些收不住,压着她更用力更热烈的吻,手不自觉已经隔着衣服揉起胸前的奶儿,揪着那硬挺的奶尖儿揉捏。?“唔……”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嘴角划落,小姑娘眼眸晶莹,有泪珠滚落,她生了张纯稚的脸,却渐渐染上了欲色,让男人看了只觉得下身生疼,忍不住捏着她的腰,将她的腿心往下身撞。?祁碧筝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鼻息之间充斥着男人的气息和淡淡酒香,胸前被揉的又麻又酥,下身撞的异样感一波接着一波,但心中始终有种害怕的感觉,紧张的捏住了他的袖子。?石荻清恋恋不舍的亲了亲她的嘴角,又往下吻,扯开她的衣领,舔吮着她的脖颈,香气扑鼻,他终于知道那些人说的恨不得死在女人身上是个什么感受了。?“你们怎么都在外面?夫人呢?这么早就睡了?”?石荻羽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祁碧筝一僵,瞪大了红红的眼睛,无措的推了推石荻清,就连眼角划落的泪珠都带了几分不知所措。?石荻清轻笑了一声,吻她的眼角,“才这种程度就哭了,等来真的,上面下面都流水,会不会发洪灾?”?差点忘了,他心上人是别人的妻子。?夫人?这个称呼真让人不爽。?他抬起头,亲了亲慌张的小姑娘的耳朵,“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