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伦5夜袭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祁碧筝又做梦了。

      这回不大一样,她梦见她走在绿荫蔽日的森林之中,阳光细碎的落在泥土上,脚下的落叶清脆作响,小动物们围着她转,在她肩膀、头顶跳来跳去,鸟儿在枝头啼鸣,气氛和谐又快活。

      忽然,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声音,小动物们一哄而散,独留她一人在原地,她紧张的四处张望,忽地一声狼嚎,一匹巨大的白狼从旁边的灌木丛里蹿了出来,将她扑倒在落叶上,那双冰蓝色的狼眸盯着她,一眨也不眨。

      说实话,这是一匹很帅气的狼,但被狼压着,虎视眈眈的盯着,很难再去注意到它有多漂亮。

      她下意识吓得又落下了泪,狼眨了眨眼,又歪歪头,温和了几分,低下头,不是要咬她,而是舔去她眼角的泪,舌头滑溜溜湿哒哒的,几乎糊了她一脸。

      白狼似乎有些兴奋,尾巴晃了晃,两只前爪摁住她的手臂,用长吻拱她的下巴,在她嘴角、脖颈来回舔弄,又卷着她的耳垂轻咬。

      “不、不要……嗯……”太奇怪了,她想挣扎,可白狼压的很重,加之它舔的她又酥又软,根本没法动弹。

      白狼舔够了脖颈,又用牙齿扯开她的衣领,咬开了肚兜,盯着那晃了两晃的白嫩乳儿,似乎眼睛都直了,哈了两声,伸出长舌兴奋的舔了起来,舌尖揉着奶尖儿,或是揉着奶儿,长吻还不断的拱。

      它用后腿将她的两条腿分开,后腿立在她两腿之间,下身往下压了压,又硬又长的东西就顶住了她的腿心,随着它舔玩奶儿,不停地顶弄打圈,玩的她眼泪汪汪,张嘴想喊不要结果全是破碎的娇吟声。

      异样感从最敏感的两处传来,说不来是快感还是刺激如潮水一般将她淹没,涨涨落落。

      “啊——不行……”她猛地抬头,但打定主意的白狼不会理会她,把头埋进她的裙摆之下,颇有技巧的咬开几层薄料,轻而易举的舔上湿哒哒的花瓣。

      将头埋进她下身的白狼像是在舔什么甜水,啪嗒啪嗒作响,祁碧筝扯住白狼的耳朵,因为巨大的刺激感和羞耻感而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她清楚的感觉到湿热的大舌头先是上下舔了一遍,再分开两片花瓣,舔弄里面的嫩肉,着重玩了一会儿花蒂,直玩的祁碧筝蹬着腿,水儿跟发洪一样的往外泄,又去舔发水的小口儿,慢慢往里挤,又抽出来,再往里挤,牙齿不时的碰到花蒂,刺激的她不停地拱腰想要逃,却被狼爪子按的紧紧的。

      长长的舌头终于完全挤进甬道,在里面打转、抽插,祁碧筝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抖着腿儿,腰间一阵酥麻,便去了。

      太过强烈的酥麻感让她从睡梦中醒来,外面天还没有完全亮,她一睁眼就看见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差点吓的尖叫出声,被男人手急眼快的捂住了嘴。

      “别叫,是我。”石荻清稍稍起身,小姑娘的衣服几乎被扒光,躺在他身下,肚兜被丢到了一旁,一对被玩的红红的大奶儿就那么袒露在外,奶尖儿粉粉的让人忍不住还想多吃一吃,下身的裤子也被褪下,一双又白又直的腿儿被打开,腿心流出来的水快把床褥都打湿完了,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还能看见不断翕动的穴口,他觉喉间一阵干燥,下身疼的不行,舔了舔唇,全是她的水的味道。

      他低头亲她的唇,吃着还含糊道,“怎么这么爱哭?人都没醒,我就亲了两下就一直哭。”

      感觉胸前被他的大手握住揉捏,嘴也被吻住,他的舌在她嘴里搅动,祁碧筝红着眼呜咽了两声,那叫亲两下吗?想到刚刚做的梦,下面一紧,又好似吐了一口清液。

      好不容易等他放开她的唇,祁碧筝小口小口喘着气,“怎么……怎么总是突然……嗯……过来……吓我一跳呜——”

      男人着迷的亲她身上每一处,含着奶尖儿嘬弄,舌头灵活的碾、弹硬硬的奶尖儿,“不然呢?白天大大方方的过来,若是碰见石荻羽——”他揉起湿哒哒花瓣间的花蒂,“就说我是来操他的小夫人的?”

      祁碧筝摇头,“呜……别弄那里……”

      “嗯,也许我还可以跟他说说,他的小夫人味道特别好,水儿又多,下面又紧,特别会吃——说起来,我还没吃到。”石荻清看了眼下身。

      不自觉的想到石荻清跟石荻羽对话的模样,又联系到现在的场景,明明是羞耻的,却对他的每一个动作更加敏感了。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