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伦6变故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一开始被压住的时候,祁碧筝还没什么反应,以为是石荻清——毕竟那人经常做这种扰人清梦的事情,但在她感觉压着她的人并没有她熟悉的味道时,一下子便惊醒了。

      是石荻羽。

      他似乎神智不清,扯开了她的领子,又啃又亲,祁碧筝只感到了恐惧,这一幕跟梦里实在是太像了,她几乎在一瞬间就回想起了第一个梦里发生的一切,那种挣脱不开的痛楚和绝望。

      “你放开我!”祁碧筝害怕极了,一边哭着一边挣扎,又踹又踢。

      她曾经以为这档子事只有不舒服,但石荻清在这方面虽然霸道,却很温柔,很少让她感到不适或是疼痛,扭转了她对男女之事的印象,可石荻羽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在,她都只有痛苦和害怕。

      石荻羽似乎失去了意识,变成了只知道交配的野兽,好在,在他打算再进一步时,被人从后面打晕了,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祁碧筝满脸都是泪,眼睛被泪水朦胧看不清来人,只感觉到被环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衣服被轻轻的整理好,她趴在他怀中号啕大哭。

      石荻清又心疼又庆幸,恨不得再踹几脚地上不省人事的石荻羽——管他是不是中了药,吓到他家小姑娘就是他的错。

      再说了,他早就发现小姑娘对房事很是排斥,定是因为石荻羽不大行,欺负他家姑娘了。

      这会儿缪云和缪琦才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方才绿清拦着不让她们进来,说是要让四少爷和夫人培养感情,她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出“破坏”的行为来,只好去通知石荻清,好在来得及。

      “把他拖出去,丢进院子里的水池。”石荻清将祁碧筝护的严严实实,轻拍她背的动作温柔,眼神却凌厉,缪云和缪琦打了个哆嗦,低头将人拖了出去——其实扛也不是扛不动,可主子不是说拖吗?那就只得拖。至于人会被拖成什么样,她们可就管不了了。

      “乖,不怕了,我在这里。”石荻清亲亲她的额头,贴着她的脸轻哄。

      小姑娘满脸泪水,眼睛红彤彤的,一头秀发散乱,像只可怜的小兔子,让石荻清又怜又爱。

      他抱着她,一边哄一边觉得奇异。

      最开始的时候,他曾以为自己对她的迷恋只是一时,可能得到后便会失去兴趣——当然,这个念头一兴起,他就仿佛看见已经死去的娘拿着棍子狠狠地揍自己一顿,毕竟他娘从小就教他不得欺辱姑娘家。

      但后来,他却好似越陷越深,觉得她一日比一日可爱,对她的爱意日益增加,这般想来,还有些不可思议,约莫他终究是他那对专情恩爱的父母的孩子。

      “你什么时候走?”小姑娘把他的衣袖攥的紧紧的,声音翁翁的。

      石荻清的语气不自觉的放轻放柔,揽着她躺下,将被子盖在她身上,亲她脸蛋,“今晚不走,陪着你。”

      祁碧筝嗯了一声,埋进他怀里,方才哭的太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石荻清抱着小姑娘,愈发的想加快计划进程,让她快点摆脱石荻羽的夫人这个令人厌恶的头衔,以后每晚都这样抱着她睡觉。

      这一夜石荻清几乎没怎么睡,怕她做噩梦,时时轻拍着她的背,像哄小孩一样——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别人,只见过他娘这样哄出生没多久的小妹,便按记忆学来了。

      是以祁碧筝一醒,他便察觉了,在她朦朦胧胧还没完全醒时便亲了亲她,“醒了?”

      “唔——?”祁碧筝被亲懵了,被窗户透进来的光亮刺了眼,下意识往他怀里钻。

      她本以为会梦到第一场梦的内容,却是一夜无梦,睡梦中感受到的也只是温暖和踏实。

      “你还不走吗?”

      石荻清低笑,握住她的手,“你这是想我走?”明明抓的很紧。

      祁碧筝松开,红着脸不语。

      这种关系明明是扭曲、不伦的,但她好像日渐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比起第一场梦里对石荻羽的那种隐隐的爱慕要更深刻和甜蜜。

      “乖,不用怕,缪云她们会保护好你的。我还有点事,晚点来看你,好不好?”